綠河零下6°C

重度拓也厨,朝夕本丸審神者,主推伊達組,BIGBANG V.I.P,不專業寫手三年
百度貼吧搜尋綠河零下6℃
重要聲明,本人性別為男

三十题挑战——恶狼游戏篇

三十题挑战——恶狼游戏篇

出处 @Orange.


1.入坑原因

答:当初有先玩谎言游戏,入坑是因为无聊找小品游戏看到谎言有出续作所以入的坑

2.第一眼看上谁

答:土屋拓也,我玩游戏习惯先看角色资料,看到他的介绍画面一脸受向马上就看上了

3.为什么会看上TA

答:帅啊(标准外貌协会)因为他对女友很忠心,还有十分容易发火失去冷静感觉逗他应该很好玩(被打

 

4.TA是第几天凉的

答:第二天…竟然在第二天就…(生无可恋)

5.当时心情如何

答:哪个家伙那么狠啊…都血肉模糊了,不过还记得拍狼的身影这点还算聪明,想把他

满是鲜血却还要拍照的画面画下来(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6.抽到狼时是什么感受

答:竟然有羊主角当然会有狼,不过后来主角还是杀人这点有点不能接受

7.ne后的感想

答:这什么烂尾(无恶意,但真的觉得玩过谎言之后这个结尾不是很好

8.te后的感想

只要好好的就好…美咲啊

。・゚・(ノД`)・゚・。

9.哪个be让你印象深刻

公牛,发出牛的号泣声什么的总觉得印象深刻啊…

10.觉得被杀的人中最惨的一个

土屋拓也。゚(゚´Д`゚)゚。血肉横飞鲜血淋漓血肉模糊…但是如果只是流血好像挺性感的? (你快够

11.觉得被处刑的人中最惨的一个

答:米森侑,不是毒死就是撑死再不然就是被砸死,这个萌点拉么多的医生真的很无辜,杀人方式还最温柔…

12.玩游戏时是否出现过不适

答:没有啊~

13.之后呢

答:因为没有所以不知道~

14.目前最喜欢的主线角色

答:土屋拓也~

15.只能复活一人希望是谁

答:森美咲,至少可以让伦太郎多一个依靠

16.想对最喜欢的角色说什么

答:想看你的舞台剧,一定很棒吧

17.当时如果在电车上你会开门吗

答:会,而且我会上去夺刀,因为本人学过剑道跆拳道空手道防身术,我也不怕流血,而且,就算没夺成我死了用我一条命换七条人命是最好的

18.主线中印象最深的一段剧情

答:大概是真结局那一段吧,两人向雪成坦白了一切的一切,是多么让人痛心

19.最喜欢的个人线

答:千惠,真的是唯一一个温馨的人

20.as/eve中最喜欢的角色

答:土屋拓也! ! ! (你走开

21.最喜欢的cp

All拓也、拓也x女友、 拓也x侑、司侑司

22.互动剧情(主线与番外)多吗

答:年长组大好啊~☆(什么鬼)

23.氪金了吗

答:有人能教我用点卡氪金吗? (哭叽叽

24.买了什么

答:不会氪所以没买

25.觉得值吗

答:我怎么知道(摊手

26.玩游戏时哭过吗

答:当然,哭的可惨了

27.如果被卷入游戏觉得自己能活多久

答:依本绿河的体术来看应该除了伦太郎没人能杀我(才怪)应该能活到倒数吧

28.承上,觉得能改变最喜欢的人的命运吗

答:如果一天到晚跟在拓也旁边应该有可能(变态啊)

29.希望sw未来能出什么番外

答:年长组的互动&拓也跟女友的互动

30.想对sw说什么呢

答:想给你们寄糖衣炸弹,是真的包炸弹那种(被揍


土屋拓也X夜神雨湘 一个人的事变成两个人做
我走进休息室,听说今天合作的编剧是新人,还是一流大学毕业的,就是不知道个性怎么样?我有些无奈得搔了搔头,所以说跟新人合作什么的很烦阿,还要重新磨合什么的
「土屋先生,这次的剧本等等要去找新合作的编剧拿,听说人家可是一流大学编剧系第一名毕业的,还没毕业就已经有人去跟她买剧本了」
向我搭话的是我的经纪人秋海棠武,一个很欠揍的家伙,虽然欠揍,不过只要是交代他的事他一定会以 快速度做到好
「我对新编剧没什么兴趣,倒是棠武你,你平常不会打探这些的阿,吃错药?」
我走到导演他们平常讨论剧本的长桌前,发现桌子的一角有特别多的东西,电脑、笔袋、耳机、一堆本子,还有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疑似咖啡的不明物体,我拿起来嗅了嗅,咖啡的苦中带着点巧克力的甜味还有牛奶的香味,这啥?巧克力牛奶加咖啡?我皱了皱眉,将那杯不明液体放回原处,却不小心撒了点,在本子上空白处画上了三个咖啡色的点
 「叩叩」
「请进来吧」
门被敲了两下,棠武代替我回答了敲门声
「好久不见阿土屋先生,过得好吗?」
导演他们走了进来
「老样子,没什么好不好的」
「少骗人了,你最近演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可红了,你也赚了不少吧?」
「是阿,那出戏我连编剧都没见过就这么上去演了,本来没什么把握没想到意外的好」
我表面上在跟导演寒暄,实际上在找那个所谓的新编剧
并不难找,一下子就从熟面孔中挑出那个与画面极不融洽的生面孔,不只是指她在我所认识的人群中不和谐,她的发色也是,紫色中挑染着几缕蓝,在导演以及灯光师等工作人员的黑色头发中显眼的不得了
导演也不是个傻子,知道我在看什么,就让人各自散了之后带着编剧到我面前向我介绍
「这是这次戏剧的编剧,夜神雨湘,二十四岁,是编剧兼作家,四年前从大学编剧系以第一名的身分毕业」
「叫我雨湘就可以了,那么还请多多指教了,土屋先生,您上次所演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所写的剧本,未能参与准备非常抱歉」我抬了抬眉,原来那剧本是她写的啊?
「不会,那么还请多多指教了,雨湘小姐」
互相打过招呼后,我们便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棠武走了过来故作亲昵的搭着我的肩
「那个编剧,长的还挺不错的,我记得土屋先生你…没有女朋友吧?」
「是没有啊,怎么?」
「何不试试去勾搭看看呢?」
我往棠武的后脑巴了下去,棠武毫无准备就被我这巴掌扇的往前扑去,他连忙稳住步伐以免跌个四脚朝天
「想的都是些啥鬼东西啊你,要勾搭自己去勾搭吧」棠武回过头朝我挤眉弄眼,他那精致的五官被他这一折腾显得有点搞笑
「不如我们俩打个赌,谁先交到女朋友就请吃饭?」
「要比就比谁怕你,只怕你到时先请我吃了」
我爽快地接下这个挑战(?),找导演商量其他事宜去了
商量完之后,导演热情的迎请我吃饭
「阿,土屋先生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吃顿饭?雨湘小姐餐厅的菜色可是一绝!」
跟这个导演相处时我感到很自在,不需要做作,只需要做自己
我看向雨湘小姐,只见她眼睛仍旧盯着她的记事本,目不转睛地说
「才不是我的餐厅,是朋友的,我只是偶尔会去帮忙而已,土屋先生要来吗?」
她看向我,眼睛亮晶晶的,看起来很期待,我朝他笑了笑
「好啊,告诉我地址​​,我会跟经纪人一起去的」
「嗯!本市的谎言你知道吧?」
「谎言?又被称为THAT XX的那间餐厅?」
「是的!土屋先生知道吗?!」
她笑得很开心,我一瞬间竟然被迷住了
就像个天使一样,天真无邪
「土屋先生?」
一只白嫩的手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我下意识地抓住,发现是雨湘时有点窘迫的放开
「抱歉…我刚刚恍神了」
「嘻嘻,原来土屋先生也会恍神~」
她这次笑得很欢,但我没有再被迷住了
像个小孩子似的,调皮可爱
毕竟再怎么说我也算是前辈,所以我抬手敲了敲她的头
「疼!」
果不其然,她抬手捂住了头
「不带你这么欺负后辈的!」
「也不带你这么调侃前辈的」
她知道自己理亏,吐了吐舌头就跑去做自己的事了,我这才发现她的舌头上还有舌钉,都不痛的吗?
转开水瓶,我才刚喝了一口,导演靠过来对我说的话害我差点喷了出来
「拓也啊,你跟棠武也是该找个女朋友了,都二十八了,找个女孩也不错嘛你说是不是?还是说…」
 导演的神情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你是G?没关系,导演我啊,支持多元成家!」
「多元成家个鬼,我是直的,导演你才是该找一个吧,都三五了,你才该找吧?不然到时候阳罡萎可就不好了,还是你想被人家捅屁股?」
「你少说一句会死吗!!!」
★☆★☆★场景转换☆★★★☆
谎言 FXXK IT包厢
想了想,棠武那小子太欠揍了,还是不带他好了,所以现在,包厢内播放着Let’s not fall in love,而我坐在雨湘旁边,思考着导演说的话
我也二十八了,或许真的该找个让我心动的女人了
我看向一旁的雨湘,她仍旧捧着她的笔记本不知道在做什么
雨湘突然转过来
「导演他们还没来吗?」
我吓了一跳
「还,还没啊,或许是因为现在是尖峰时间所以堵车了吧」
她放下她的笔记本,站起身
「怎么了?」
「我出去一下喔~」
她说完,就走出了包厢外
我看着她的本子,外边有些磨损,想必已经使用很久了吧
因为自己的好奇心,我翻开了本子
第一页除了我的签名以外什么都没有,难不成?
翻开第二页,是我还没整形前样子的素描,我有点紧张,为什么她会知道我有整形?底下写着一排小而娟秀的字
【朋友是说土屋先生有整过形,但我觉得没整形的土屋先生也蛮可爱的】
什,什么? !
我感觉脸有些烫,原来她是我的粉丝?
第三页,画的是我穿着黑色T恤加上黑色长裤,身上还披着毛巾却专注签著名的模样
【今天看了自己剧本的初演,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主角是土屋先生就更不可思议,让土屋先生签了名就是Super Fantastic☆】
我不应该对她没有印象才对啊…这么特别的发色,怎么说我也会记得
第四页,是她自己比着V,吐出舌头的样子
【也是该好好打理自己了,把头发染成爸妈的颜色吧~】
还蛮可爱的…之前应该是还没染才会认不得吧
第五页,是我今天下午对着他笑的样子
【Maybe I love ...You know.】
原来如此…
我合上本子,放在自己腿上
包厢里播放着Girl Friend
过了五分钟,她进来了,手里的餐盘内有一杯冰淇淋和一杯咖啡色不明饮料,她放下餐盘
「土屋先生,这是你的…」
她话还没说完,我径自拿走了那杯饮料,喝了一口
「这是你泡的?」
她点了点头
「以后…可以只泡给我喝吗?」
她愣住了,神色由茫然转为震惊,再转为惊喜
「希望妳只看着我一个人。」
▷▷▷▷▷▷时间跳跃▷▷▷▷▷▷
我请棠武吃了顿饭,只有他吃
「没想到昨天才刚打完赌你就有了…」
他哀怨的看着我,我摊了摊手
「至少你有了顿免钱饭」
「我要的不是饭是女朋友啊!」
我看了看表
「我得先走了,帐我就先帮你结了」
我打开家门
「欢迎回来!今天做了很多你喜欢的喔~」
我笑了笑
「我回来了~」
以前,
一个人回家
一个人背稿
一个人吃饭
偶尔一个人看电影
一个人做着所有事
现在,
两个人回家
两个人对戏
两个人吃饭
偶尔两个人去跟朋友聚餐
曾经一个人的事情,变成两个人做
▷▷▷▷▷▷时间跳转▷▷▷▷▷▷
「没想到你还真的交了女朋友啊」
「是啊,倒是你们两个,还要出双入对到什么时候?」
我看向那两个人,一个医生一个老师,都是男的却好的跟什么似的
「拓也啊,我们也有话要说」
米森侑听到司这么说,脸马上红的跟番茄一样
「我跟侑,现在正在交往中」
司牵住了米森侑的手,我不甘示弱的牵着自家雨湘的手,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别闪了,我也有人了」
就这样,这一顿饭,攻方神态自若,受方则是没有降温过
★☆★☆☆★☆★☆☆★☆☆★☆☆★
(*´∀`)神清气爽~

你们说我该不该开车(・ิω・ิ)
请不要大意的出场景吧...!

恶狼游戏 第一章

我叫做森伦太郎,有一个姊姊,森美咲,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们两个,是这场游戏的主办人,不,应该说是因为我自己的任性才把姊姊扯进来的,明明是想让他们明白只要有人愿意牺牲自己就可以让所有人得救,但是,他们所有人还是一样

一样的自私,只想到了自己,我看着监视器画面,露出了笑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视角转换○✕○✕○

「这,这是哪?欸经纪人,我们到片场了吗?」

无人回应,我慢慢坐起身,看到的是一片漆黑的房间,没办法了,只好先找电灯开关吧。

「啪嚓!」

沿着墙壁摸索了一阵子后,我打开电灯,看到的是一扇门,我上前转了转门把

「咔哒咔哒」

「可恶,锁住了!搞什么啊?!」

我抬头看向电灯,亮光刺的我睁不开眼,下意识抬手遮挡,隐约看到灯泡内有东西。

将灯泡取下,房内又回归到一开始的黑暗,摸了摸口袋,很好手机还在,按亮手机,我跟她的合照出现在我眼前,是我们俩出去玩时的照片,那次,是她很多的第一次,全部都是属于我的,我不禁勾起嘴角。

输入密码—我和她的纪念日—打开手电筒照射灯泡,果然在里面有个类似钥匙的东西,我关掉手机,将灯泡往墙上一敲

「哐啷!」

灯泡碎裂,碎片和钥匙掉落在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嘶…」

在捡起钥匙的时候不小心被碎片割伤了手,该死,我怎么就没想到可以用手机照着找钥匙的?算了,先出去要紧

 ◆◁场景and视角转换▷◇

「那么,请大家坐到写着自己名字的椅子上吧~」

梅丽说话了,然而除了那个挑染着蓝紫色头发的女人默默走向椅子之外没有人有动作

[不可以让姊姊受伤,我要保护姊姊]

我推了推姊姊,让她去坐上椅子,姐姐坐上去后,威尔夫说话了

「看来,不给你们一点苦头是不会听话的」

「呜哇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大量的电流流窜在我们体内,除了椅子上的姊姊还有夜神 雨湘之外,其他人均因为这阵电流瘫倒在地

指着坐上椅子的雨湘,霜月 雪成将疑问讲了出来

「为什么你知道我们会被电击?」

雨湘没有说话,只是将自己披散着的及腰长发握成一束微微抬起,露出了白皙的脖颈,颈椎处有个突起的奇怪装置

「哦呀?已经有人发现啦?这可是电击装置,任意拔下的话会要命的,不坐下吗?」

威尔夫那没有温度的声音再度传来,大家只好乖乖照做

坐下后,梅丽开始讲解关于恶狼游戏的规则

「狼必须杀死羊才能活下来,否则十二小时后会被处刑,羊必须在处刑的十二小时内收集线索,以便在狼审判时找出真正的狼,假如有人明白了这个游戏背后真相真相的话,就可以逃出去,那么,请移动到三楼选房间吧」

梅丽说完后,就消失了,姊姊发话了

「我,我们还是照着它说的做吧?」

于是,众人协议后决定让女生住在病房,男生待在大房间,这时站在拓也旁边的夜神雨湘说话了,她以微小的动作轻轻拉着拓也的食指

「我可以,跟拓也先生一起吗?」

「哈啊?!」

全部男生都震惊了,除了我只是做做样子

夜神雨湘,二十四岁,是土屋拓也的女朋友,而且十分依赖他,穿着打扮很时尚,右手手腕上刺着R&T,应该是指雨跟拓,事件当时她也在车厢上,但是,她没有逃跑,只是当土屋拓也拉着他的手时,她试图要把姐姐拉起来,但却松开了

「你要跟拓也一起?!」

姊姊以震惊的口气询问着她,雨湘只是歪了歪头,以不解的眼光看着姊姊,拓也将人往怀中揽了揽

「雨湘是我女朋友,他跟我一起没关系的吧?」

拓也以询问的语气问着大家,可是我却从话里听出了浓浓的占有欲跟保护欲,我笑了笑

「那么,拓也先生跟小雨湘~就一起吧~」

为了试探,我故意把雨湘的名字拖长音还前面加了个小字让它听起来更亲密,果不其然土屋拓也将人搂得更紧了

「那么,他们两人一个床吧~」

游戏,才正要开始呢~你说,是不是?

★☆★☆★☆★☆★☆★☆★☆★☆★☆★☆★☆★

这边征求自创角色~男女不限,只要你想参一脚就在底下留言区评论吧!

格式在此:

姓名:

年龄:

个性:

性别:

外貌:

CP(可自创跟自创):

◆◇◆◇◆◇◆◇◆◇◆◇◆◇◆◇◆◇◆◇◆◇◆

绿河在这边弱弱冒个泡:

本绿河求勾搭!欢迎聊聊!

求all拓也文!不管拓也跟谁都可以!本绿河已经饿到自产粮了!


本绿河最近玩了恶狼爬不出坑了,因为吃的太冷,想找找有没有人看过
超级冷:
all拓也(无论攻受)→→→→→↘
         本绿河到现在还找不到文(痛哭流涕)想吃肉(TдT)
拓也x女友→→→→→→→→↗
★☆★☆★☆★☆★★☆★★☆★☆★☆★☆★☆★
如果有人在评论区留了粮,本绿河会开始写拓也x自创以及伦太郎x自创以示答谢,也可以留自己想吃谁x自创,本绿河会生产的
以上

【BIGBANG同人BG文】MONSTER 第二章 初识与竹马



六个人沿着螺旋楼梯往下走,鞋子叩击石质地面的声音像是在演奏着乐章,同时也宣告着有人来到这座荒废的地窖

刚到最底层,突然,一阵银光伴随着铁链的声音往伽罗刺去,伽罗将系日放在石阶上迅速抽出刀应战

「锵!」

鞭子与伽罗的打刀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兵器碰撞声,对方迅速收回鞭子,就在收回的那一瞬间,太鼓钟凭借着短刀极高的侦查看见特制鞭子上面的不明物体和尾端的触须,药研也看见了,他朝伽罗喊

「小心!鞭子上有磨碎的颠茄汁液还有箱型水母的触须!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将触须活化并使用于鞭子上的,但颠茄会让人产生幻觉,而箱型水母的触须则是足以让人致命!」

「看上去年纪小小的,想不到懂得倒是挺多的,就看你们躲不躲得过吧」

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从暗处走出,手上拿着的正是刚刚袭击的鞭子,五人见状赶紧成鱼鳞阵形,将系日护在身后,抽出各自的刀应战

烛台切太刀、长谷部跟伽罗打刀、太鼓钟跟药研短刀

男人见状,朝阵形内探了探头,五人将刀握得更紧了

「哦?原来阵形内还有一只小猫啊,我就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能耐保护住她吧!」

男人拉了拉鞭子,猛的甩了出去

「啪!」

一鞭落下,甩在了男人身侧,看起来没用多少力,速度却超过了音速,产生音爆

系日站在阵形内,静静观察着

这个男人,用最小的力就让鞭子产生音爆,代表鞭子非常轻,但是却又能与拿打刀的伽罗抗衡,目前世界上这种如此轻巧却又有一定硬度的材料,大概就只有吸血鬼用人类的骨头和血液提炼出来的镰爩…难不成? !

她扯了扯太鼓钟的衣摆

「呐呐,贞酱,我跟你说…」

系日缓缓站了起来,稳住自己的脚步

「第一部队,队长太鼓钟贞宗,从现在开始,全队听从你的指挥,当前任务是找到太刀鹤丸国永,我托付给你的任务摆在第二位,第一部队,出阵!」

一声令下,烛台切首当其冲,伽罗与长谷部在烛台切身侧,三人成小鱼鳞阵朝着男人冲去,男人鞭子一挥,扫向烛台切,被伽罗挡下

「无论怎么防御也没用!」

烛台切一刀砍下,男人勘勘闪过,瞬间与三人分开五公尺

不行,一次对上三个没有胜算!

男人专注于眼前,也没有忘记要提防身后

「看招!」

太鼓钟的一击被闪过了

「嘿呀!」

药研的短刀擦过他的手臂,虽然伤口没有深可见骨,但也是皮开肉绽

「呵…不错嘛」

男人勾起了微笑,歪了头

「想不到你们五个竟然能伤到我啊,那接下来轮到我了!」

「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

刚刚,男人在一瞬间把他们五个戴上了手铐脚镣,还顺便帮他们收了刀

「什么?!」

五个人错愕的愣住了,不仅仅是讶异男人的速度,因为

男人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

「难不成?!」

药研瞪大了眼

「你猜的没错,我,是吸血鬼喔,知道了这件事的你们,可不能活下去」

「放心吧,你们的主上,等等就会跟上你们了」

看着男人的鞭子落下,五个人闭上了眼

却没有想像中的痛觉

「哥,该停了吧」

「志龙/G-DRAGON?!」

权志龙握住了男人的鞭子,介绍着

「这位是我们的大哥,T.O.P」

他松开手,拉过不知道躲在那里多久的另一个男人

「而这个家伙是你们主上跟我的竹马」

「他的名字叫做…」

「东永裴/太阳」


【BIGBANG同人BG文】MONSTER 第一章 MONSTER



寒冬大陆 冰莿之地 废弃实验场

「哎呀…」

五人发现自己所在地并非地窖而是地窖上的实验场时齐转头看像太鼓钟,太鼓钟搔搔头,笑着道歉

「我设错方位了,抱歉」

所幸只是在实验场门口,无伤大雅,长谷部输入密码后推开实验场的大门,一片烟雾弥漫让他们绷紧了神经

「小心爆破者…这烟估计就是他的杰作」

话音刚落,冷漠的声音响起

「我还以为你是出了什么事没能道别,没想到是把我丢下吗,我已经不是那个能被你的一句话左右的权志龙了,你要对我进行精神实验?还是把我当成玩物?」

「对…」

权志龙大吼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趁我对以前的你还有那么一点记忆的时候赶快走,胜利可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知道吗,我最害怕的就是你变得跟他们一样,在你面前,我显得渺小

权志龙转过头,虽然脸上挂着笑,眼底却是无尽的悲伤

他往地窖门口走,不知道为什么,背影看上去很孤单

「阿你别乱动」

她猛的挣扎,跌到了地上,身上穿的只是一件单薄的病号服,也没有穿鞋,尽管冷的瑟瑟发抖,还是露出了微笑

「权志龙!」

权志龙停下了脚步

「身体好多了吗?」

志龙下意识摸了摸新生的犄角,在意识到又被她牵着鼻子走的时候叹了口气,捂着脸转过头,虽然极力想要表现着真受不了你的感觉,但上扬的嘴角出卖了他

「唉…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傻阿,系日雪,明明身上还套着病号服,关心我干嘛,哪一天一定会被人利用」

「哼,还说我傻,你还不是一样被我牵着鼻子走,还好意思说自己IQ跟EQ有破两百」

五个人看他们这样子,在心里捏了把汗,刚刚听伽罗说G-DRAGON在杀手界的传言是很可怕的,怎么到这里就变得有点…那个?

「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

系日猛地停下跟权志龙打闹,两人对视了三秒

「啊!」

「鹤丸/永裴!」

权志龙弹了下系日的额头

「之前不是说讲同样的话才能弹额头吗!」

系日捂着额头,疑惑的看向权志龙

「啊…我改了」

「什么时候!」

权志龙坏笑

「刚刚」

「权志龙你就知道欺负我!呜…」

「永裴不在没有人给你撒娇」

「哼」

「两位…该走了」

药研扶额,同时暗自思索着,怎么平时可靠的主上遇上这个G-DRAGON就幼稚了,而且为什么两个人如此亲昵?这之间一定有什么,等等一定要联合伊达组的各位问问主上

同时伊达组三人为被主上遗忘的鹤丸默默点了蜡,谁知道那个鬼点子不比鹤丸少的主上究竟是真的忘记还是假的忘记呢?

权志龙则在内心窃喜,还好,系日没有变得跟那些人一样,用着同情的眼神看着我,我还有救,还有永裴那小子应该会很开心吧,毕竟,不是他想的那样,系日没有因为他的一句话出了什么事,或是离开

伽罗背起系日,六人朝着地窖走去

===========分隔线============

本绿河绝对没有多打,这一章就叫做MONSTER


【BIGBANG同人BG文】MONSTER 开端

开端

寒冬大陆 冰莿之地 废弃地窖

「五个异能者,能力波动怎么样了?」

身穿军装的男人问,仅存的一只眼睛看上去如同烛火般有神

「烛台切光忠,你为什么对这五个人,不如说是怪物如此上心?」

一头煤灰色头发,穿着不太标准天主教神父装的男人问,紫藤色的眼眸中充满了疑惑

烛台切光忠轻笑

「长谷部君,说他们是怪物的话,主上可是会伤心的喔,毕竟,他们可是主不惜一切从禁地救回来的」

长谷部的眼神黯淡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说

「我还是不知道这几个家伙对主的意义何在,我只知道如果主因为救他们再也醒不来我会把他们五个压切掉」

语毕,两人同时抬头看向前面五个装着修复液与人的圆柱形容器,容器里沉睡着五个人

「呦」

两罐易开罐飞了过来,两人伸手接住,回头看向来人

「被幽禁的贵族吸血鬼、被进行精神实验的恶魔、两个杀人机器的失败品,还有一个不知道来历的家伙,多么微妙的组合,我感觉越来越有趣了,放心吧,这次饮料不是什么十八禁番茄汁,只是咖啡」

「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不太信阿,鹤丸国永」

将咖啡扔回去,长谷部看到鹤丸打开喝了一口确定没事后,拿过了烛台切的咖啡

烛台切无奈地笑笑,端详着容器内的人

「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咦?」

听到烛台切的声音长谷部走了过去

「怎么了?」

烛台切指了指其中一个人的额头

「N+3x RX…是什么?」

「这里也有!是BNFz 0354跟9Ae-7331!」

鹤丸指着另外两人的胸膛跟手臂说

「应该只是编号吧…」长谷部说

「那为什么其他两人没有?」鹤丸疑惑

「这三个都是实验体,剩下的一个是贵族吸血鬼,一个不知来历,怎么会有编号呢?应该是实验体才有编号」烛台切回答

「要不等等去问问太鼓钟,他是专家吧?」鹤丸说

「长谷部君也一起吧,顺便去看看主上」烛台切想让长谷部出去透透气

「但我要顾着以免出…」

「我帮你顾吧,你就去看看」

「等…」

「谢啦,鹤桑,先走啰」

也不等长谷部说完话,烛台切转动传送器就这么离开了地窖

灰色地带 总部

两人并肩走在长廊上思考着刚刚从太鼓钟那拿到的情报

稍早…

「这是主上救回来实验品的编号」长谷部递了张纸,

男孩接过查看了一下

「哦,这是利用英文字母写的密码」

接着拿了张纸边写边说

「N+3xRX,N是第14个字母R是第18个字母X是第24个字母,14+3×18×24=1310 ,同样的方法, 9Ae-7331,A=1 e=5,9Ae=915 ,915-7331=-6416,最难的是第三组,BNFz 0354,b=2 N =14 F=6 z=26 s=19 ,(2+14+6+26)*(0+3+19+4)=15 ,话说這些數字是什么意思啊? 」

三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小贞也一起去看看主上吧,说不定有好事呢」

灰色地带 总部医务室

「这些数字加起来全部等于五,而他们是异能者组织,目前知道五个人的异能者组织…BIGBANG,宇宙大爆炸…」伽罗喃喃

「嗯?你怎么知道的?」三人一头雾水

「是听她说的…一个神秘的组织,由五个异能者组成,她似乎跟他们其中的谁有过节」

「过节?」太鼓钟疑惑着,到底为什么主上会牵扯到这个神秘组织啊?

「嗯,实际情况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她很在意这个组织」伽罗说

「长谷部,能不能不要在这里谈话呢,我怕影响到主上的身体」

白大褂加上无框眼镜穿在一个男孩身上不应该协调,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身上就是没有所谓的违和感

这时,刺耳的警报声响起,病房内的萤幕出现的是一片狼藉的地窖跟鹤丸那张严肃的脸

「长谷部!快过来!异能者打破了培养仓!」

异能者,逃出来了

四人准备出击,却听到被子落地声

「带我去…」

躺在病床上的人挣扎着要起来,却被按下去

「主上,你身体还没好啊」

「你们去…会被…杀死的…戴上我…」

「好吧,一旦有危险伽罗你马上带着主上回来」

就这样,五人转动装置,传送到了地窖

绕完五之四回来…多了一把萤丸,这是什么情况?!?!?!
图二是没事手贱乱点,长谷部就这样讲出了鹤丸的臺词XDDDD,(*゚∀゚)
#如何玩坏刀剑乱舞
#我真的没有开外挂
#莫名其妙的爷爷和姥爷在我发完文之后也冒出来了